期待以久的聲音 靈氣迫人的朱婧 列印 E-mail
娛樂新聞 - 音樂
何重立   
2008/09/26, 週五

終於聽了朱婧的專輯《June》,這位國內土生土長的女歌手,首張專輯在台灣先行發行,我在廣州一直找不到,據香港的唱片公司表示,正在排期出版這專輯,到時的包裝設計可能不一樣,不過,朱婧吸引我的地方,是她的惹人暇思的聲音與不刻意修飾的唱腔,但不要因為她的美聲而忽略她底甜美、張純真的臉容,也夠吸引。

雲南傣族的朱婧,在彩雲之南的“茶城”思茅出生,是自我、庸懶的八十後的一代,她的歌,她的唱腔,你很難以想像她寫<螞蟻>時的年僅16歲。我首次聽到她這曲時感到驚訝,她在歌詞中描述了自己一個異想:“愛,它會變成一隻螞蟻,爬進我的身體,然後它會變成一粒種子,長進我的腦袋裡,忽然間,有一天,它長出了一片葉子,開了一朵花,長出一粒種子,掉出一隻螞蟻……爬出了我的身體,爬進你的心裡,留下淡淡的痕跡……”。

大概一年前在網上看這歌的MV,單線的動畫,生動的把歌的感覺輕鬆表達。去年底,中國移動的“中國風”強力推薦這首讓人期待以久的歌曲。不過她的個人專輯,要等三年後,延至今年中正式出版。

專輯收納了朱婧2004年推出EP上全三首歌,有全新演繹家喻戶曉的<小河淌水>,源自雲南的彌渡,曾被稱為“東方小夜曲”,傳唱百餘年,感動多個時代的人,也有過不少的版本,朱婧的這一個版本最有新意,保持原作之優美清晰的同時,以淒美的聲音,訴說年輕女子的心事。木吉他與電吉他的襯托,賦予這首傳統民歌嶄新的生命力。

<美麗俊馬>改編自一首古老的愛爾蘭民謠,由木吉他晶瑩剔透展開,隨後的電吉它如泣如訴地滲進,朱婧平淡如水的唱腔,娓娓道出一個少女的悲憫的愛情故事,末段,馬頭琴恰當地加入,平添歌曲的異地風情。<香格里拉>靈氣迫人,仿佛聽見藏族飄逸的女聲,引領虔誠的腳步走向遼闊的未知。朱婧跳躍的聲音、婉然轉調,唇齒間送出的無限的可能。

唱片公司宣傳文字說:“歷經三年製作 耗資500萬 強強聯手,華人矚目班底聯合打造”,給朱婧製作了11首歌,其中3首<小河淌水>、<美麗俊馬>與<香格里拉>早就聽了,知道<螞蟻>這歌也有一段日子,台灣信樂團重新混音的<螞蟻>,也不見比原來的優勝,餘下來7首新歌,沒有她的作品。

她重唱甘肅女歌手張淺潛10年前的舊作<倒淌河>,朱婧發聲深受張淺潛的影響,製作追上了時代,但感覺依舊,青春的聲音,淡出的濃鬱的憂傷,卻少了原唱的剛烈。朱婧的<阿詩瑪>並不是鄭鈞的那一首,歌裡的主人翁同是一人,善良而能歌善舞的雲南彝族姑娘;而編曲者譚伊哲帶來的世界音樂風格,十分動聽。由女創作歌手曹方操刀製作的<為什麼>,朱婧的演繹得有幾分像曹方;<失樂園>是專輯上<螞蟻>以外比較搖滾的一曲。

聽完整張覺得有點遺憾,專輯基本上是舒服悅耳的,朱婧聲音保持清新脫俗,但在音樂風格偏向新世紀與世界,也許朱婧的最好選擇,天籟的聲音也可以唱的時尚、流行卻不落俗套也不造作。幸好專輯上還有朱婧親自創作的<螞蟻>,讓我對她還有所期待。